登陆

以色列制止两位美国民主党女议员入境,被指迫于特朗普压力

admin 2019-08-24 210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拉希达特莱布与伊尔汗奥马尔(左)。

当地时间8月15日,以色列回绝美国国会众议院两位穆斯林女议员入境,当天早些时候,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刚宣布过不期望两人进入以色列的言辞。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16日报导,以色列内务部长阿里耶德里15日宣布声明称,在咨询过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及其他以色列高级官员后,他决议回绝美国国会众议院两位穆斯林女议员——拉希达特莱布与伊尔汗奥马尔入境。

两人曾支援反以活动

当谈到回绝两人入境的原因时,以内务部长德里标明,两人“支撑对以色列的一系列抵抗活动”。 

特莱布与奥马尔曾多次支援“抵抗、撤资、制裁”运动(BDS)。这一运动始于2005年,其意图在于经过全球性的抵抗、撤资与制裁办法,向以色列施压,中止其对巴勒斯坦疆域的占据,撤除巴以隔以色列制止两位美国民主党女议员入境,被指迫于特朗普压力离墙,保证巴勒斯坦公民的平等权力,赋予巴勒斯坦难民回来家园的权力。

据半岛电视台报导,现年37岁的奥马尔生于索马里,后在儿童时期移民美国。而现年43岁的特莱布则生于美国,本籍为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区域,其祖母与多位远房亲戚仍生活在西岸。

据路透社音讯,关于回绝两人入境一事,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标明,尽管以色列尊重美国国会,但特莱布以色列制止两位美国民主党女议员入境,被指迫于特朗普压力与奥马尔在推进对立以色列的制裁,以色列制止两位美国民主党女议员入境,被指迫于特朗普压力并试图为其立法。“仅仅在几天前,咱们刚刚收到了两人在以色列的行程单,其间标明她们拜访以色列的仅有意图便是加强‘抵抗、撤资、制裁’运动的力度,并否定以色列的合法性。”内塔尼亚胡说。

据英国《卫报》15日报导,依据行程单,特莱布与奥马尔原计划在本周末拜访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到访耶路撒冷、伯利恒、拉姆安拉与希伯伦等数座城市(后三座均坐落西岸),并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平和活动人士以及人权组织打开接见会面。在行程中,两人未组织与以色列政府官员有关的任何活动。

以色列先赞同后回转?

据路透社15日征引一位曾参加内塔尼亚胡内阁咨询会议的音讯人士的话报导,以色列原先是赞同两人入境的,但之后在特朗普的施压下,转而回绝两人入境。

尽管特朗普向以色列施压的这一说法被白宫否定,可是15日早些时候,特朗普的确宣布过推特,称不期望以色列答应两人入境。

“她们不只厌烦以色列,讨厌一切犹太人,并且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改动她们的主意。她们是钱国女羞耻!”特朗普在其推特上以色列制止两位美国民主党女议员入境,被指迫于特朗普压力写道。三小时后,特朗普又发了一条推特,称特莱布与奥马尔是“民主党的脸面”,“她们极度憎恶以色列”。

关于以色列方面情绪的回转,据《卫报》音讯,奥马尔着重,以色列履行的正是特朗普对穆斯林的游览禁令。

“回绝我进入以色列不只约束了我了解以色列人的才能,并且也阻止了我了解巴勒斯坦的途径。”奥马尔在一份声明中说道,“他(内塔尼亚胡)长期以来阻止巴以平和进程,约束巴勒斯坦人的行为自在,阻止大众了解以色列占据下的巴勒斯坦的严酷现实。”

晚些时候,特莱布也对此事作出回应称,以色列的决议是“脆弱的体现”。

与此同时,两人被以色列回绝入境一事在美国国内也引起了争议。民主党参议员、总统提名人伊丽莎白沃伦指出,以色列因政治观念的原因制止美国国会议员入境无助于推进其作为宽恕的民主国家或坚持不懈的美国盟友的形象。“这将是一个可耻而史无前例的行为。”沃伦在其推特上写道。

民主党参议员查克舒默则在一份声明中着重,以色列回绝美国国会议员入境是示弱而非示强的体现,此举只会危害美以联系,削弱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撑。

上月中旬,特朗普曾挑起与4位少量族裔民主党女议员的隔空激辩,她们均为美国非欧洲裔移民子孙,其间两人便是奥马尔与塔以色列制止两位美国民主党女议员入境,被指迫于特朗普压力莱布。特朗普最先在推特上暗以色列制止两位美国民主党女议员入境,被指迫于特朗普压力示,她们应该脱离美国,回到自己“破落的家园”。随后特朗普被美国言论与多位政治人物批涉嫌“种族主义和排外”。特朗普在炮轰这4人时还曾说到其间有人支撑“反犹太主义”。
责任编辑:李怡清
校正:施鋆
汹涌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